地幔井

嗯...乱糟糟

影菅-指尖

本来假期就想发的,结果拖到了9.2,本想9.2发了,却因为生病没收尾一直拖到现在……写得不好,不知所谓。

---------------------------------------------------------------------------


仰头,奔跑,球在空中旋转,手掌的形状,指尖的触感,抖动的汗水,弧线。

排球表面的皮质与指尖夹着一层薄薄的汗水。

红白绿相间的球便升在半空中,少年的心脏惶惶被悬起来,在他视线穿过拦网的人群落在谁浅色的发梢上。

一闪而过。

他对他笑。


人的指尖每天都在触碰各种东西,早餐桌上温热的牛奶瓶,书页夹层皱起来的试卷,微...

【降御】无题

极度OOC

R18


1.

御幸一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迄今为止他的青春汗水都挥霍在了棒球上,乐此不疲地,全身心地。不过最近已经不可抵抗地闯入了另外一件事,更确切地说,是闯入了一个人。


-----

“呵啊……”
“…嗯。”


在内壁终于容下整根阴茎时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交合的地方立刻就滚烫起来,御幸扭动着调整腰肢试图找到一个更舒服的着力点,轻转身体时涨满的黏膜与皱褶 的皮肤难耐地摩擦扭曲脆弱的神经,他险些脱力,与此同时那个人也几乎要按捺不住向深处顶去,却在箭将离弦最后一瞬顿下,把险些脱缰的欲火将将控住,收成一 个极迅速的颤动。


“…前辈……”


降谷的声音质地...

紫冰-雨天


 
待冰室练习完毕,紫原起身正跟着朝门口去,却见眼前人身形一顿差点依惯性撞上去。


“啊,下雨了。”


半敞门外视线经过冰室的头发与肩膀夹角所能及的一小块地面呈现出洇湿的深色,潮气与灰尘裹着雨声打了个旋便吹进来。

“诶——真的诶。”
咽下最后一口点心,紫原如此应和着。

 
最终还是冰室在储物柜灰尘沉积的最上层翻箱倒柜挖出一把粉红碎花的小伞——天知道是谁的品味——不过论实用性,它除了脏点小点并无大碍。当然容两个大个子的 男生挤在底下实属不易,紫原缩着脖子一脚深一脚浅没走几步就感觉丝凉水意从右肩蔓延进来,湿黏黏的贴上以肩头为中心范围不小的皮肤,那感觉像喝下跑了气的 ...

紫冰-逃跑

队里的王牌过生日,不免是要热闹一番。

冰室被挤在包厢角落,确切的说是紫原和墙壁之间的夹缝里,扭动了一下——企图变换个稍微舒服那么点的姿势——存在感就被揪了出来。
“室仔你踢到我啦——”
“哎呀冰室你也来…”
“…前辈肯定有……”
“…讲一下阿鲁!”
中国留学生还举着话筒在嘴边,伴着声“阿鲁”余音未尽音响却发出尖锐刺耳的电声与正在播放的苦情歌一同扎进人们耳膜里,罪魁祸首不免被一顿暴打,甚至紫原都吼着“碾爆你啊伟仔”把半个珍贵的蛋糕甩到他脸上。
虽然被噪音吵到,但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被转移让冰室稍稍舒心了点。


一群正值年少的国中男生凑在一起能说些什么?无非篮球游戏女孩子。平日里打惯了篮球,方才玩爽了游戏,现...

【全职猎人】——随手撸的西伊段子

久违的西伊

亘七:

● 猎人不灭

● 久违的西伊了啊,虽说是老CP,但却是第一次写他们的段子

● 一千多字的情色段子

● 好久没与用过如此多的【~】了。。


伊尔迷不知从什么时候染上了抽烟的习惯,这不太符合他一向的风格。作为一个品质优良的职业杀手,他比一般人想象的更会保养自己作为赚钱资本的身体,,伊尔迷甚至懂得一些保养身体的好窍门,比如适当的做爱会使身体保持健康的状态。

因此再一次一如既往酣畅的性爱过后,从浴室清洗完身体的西索先生便毫无准备的被布满整个房间的浓烟狠狠地呛了一下。但失态显然只是一瞬,西索马上便恢复了满面的笑容,深深吸了口空气中的烟渣,“小伊竟然学会了抽烟呢...

真凛-闯祸2

“操。”


伴着门被甩上的巨响,松冈凛小声骂了一句。


橘真琴你个混蛋,谁他妈愿意穿该死的吊带袜?!


尽管恼火着,他还是挪了几步靠上门,铁质的材料贴在后背很凉,外面的动静也变得清晰了些。


「我先去下卫生间。」


他听到真琴的声音这样说道,沉稳的,柔和的,深藏不露着还飘着点笑意,就在刚才还唤着自己的名字,逼近自己逼迫自己。


有时候一个人反而更难理解自己的心,比如此时此刻——凛突然又非常想接吻了,把那些该死的带着面具的声音悉数吞入体内,剥开他的真意,消化他的确情。他听着真琴没着座直奔着另一头的卫生间去,竟是有些不爽快,也许这种不爽快该被称为悔意...

真凛-闯祸

「真琴!来帮我一下!」


凛从更衣间探出头,目光扫过正在给盘子里青花鱼排队的遥,与奇怪眼镜男争夺色彩最鲜艳的点心的渚,最终落在了正在搅动饮料的真琴身上。

怎么看都是他比较靠谱。

听到凛的声音,四个人齐刷刷地回头过来,眼睛发亮。

「诶。」

「小凛的女仆装脱掉围裙更可爱了耶相机在哪儿让我再拍几张小凛你别走!」

「你放手啊不要趁机抢蛋糕!」

「叫我帮什么?」真琴愉愉悦悦放下饮料站起来,反而是四个人里最淡定的。

「……后面的…带子…」凛一看到那茶绿色的双眸就有点不会组织语言了,嗫嚅着躲避他的目光,突然醒悟——我为什么要别扭?!便又理直气壮起来,「后面的带子缠住了你过来帮我弄一下。」

「唔。」

「等等等等让我再拍一张啊小凛!...

[黑篮][赤黄] 归期(上)

这个太可爱了hhhh

AYA_AKAKI:

#文章内容和标题没关系

#还在琢磨下篇

#通篇口胡,私设有,本人已弃疗,还有狗血(。


回头一看。

我们不过是谈了一场恋爱。

#赤司征十郎&黄濑凉太# 《归期》

01.

国中的时候黄濑凉太就已经显露出了惊人的天赋,他什么都讨巧,什么都轻而易举,似乎无所不能。就连学校国文组举办的辩论比赛,课代表也是苦苦请求黄濑加入,对于那时候天高地厚的觉得人生无趣的黄濑而言,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黄濑很爱说话,在陌生人面前还会有所克制,保持一个帅哥应有的矜持,但是在熟人面前就会聒噪的不行,聪明的脸带来的印象分刷刷刷全被频繁的语音刷屏扣光了。

就算声音还...

赤黑-控

test

老文,来显得这里不那么冷清


部活训练结束后,一群人纷纷乱乱大呼小叫拥进更衣室,热气腾腾的男孩子们往脸上泼一把水,就着汗甩开一溜水珠,灌两口矿泉水再抓 起毛巾在脸上随意一抹,便陆陆续续地散了。对黑子来说运动量还是过大,他在卫生间里缓了好一会儿,进来时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赤司和绿间刚收了队员的名 单在讨论些什么。就见赤司搭了毛巾在架子上步子迈出去一半,看到黑子进来,回头招呼一句「哲也,再见。」就跟绿间离开了。


「明天见,赤司君。」


喃喃的道别压轴似的,闹哄哄的更衣室就立刻静了下来,只留下这个存在感薄弱的少年望着半开的门口,思忖方才的道别是不是被忽略。



黑子喝了口水...

真凛-第四条短信

真凛-第四条短信


【我们分手吧。】


橘真琴看到恋人的短信时刚放课不久,和遥立在泳池边上,阳光明媚,惠风和畅,身旁深蓝瞳色的少年不到一秒就甩净了全身衣物一头扎进水里去,溅出几点晶莹水滴落在发亮的手机屏幕上。


【我们分手吧。】


怎么可能,凛这家伙,又在玩什么呀。真琴忍不住勾起嘴角,摩挲掉屏幕上的水滴,让那个美好的名字在视线里更加清晰。


松冈凛。


他抬起头,天空蔚蓝得有些刺眼,眯起眼,泳池的水面潋滟波澜着,诱惑真琴也将身体浸入。凛现在一定也在部活吧,他想,或者在走去游泳馆的路上,与自己望着同一片天,或许在储物柜前正换着衣服听着那个红头发部长的唠叨,或许...

© 地幔井 | Powered by LOFTER